<address id="z3r35"><nobr id="z3r35"><meter id="z3r35"></meter></nobr></address>

        我的東方,我的青春

        發布時間:2016-04-07

        文章來源:新東方


        文/濟南新東方學校 趙曉棟老師

        2005年3月,乘著考研407分第一名的東風,我這?;ǚN子用自己不懈的努力叩開了新東方絢麗花園面試的大門。隨后一段歷經風霜雨雪直到含苞待放初見彩虹的日子,就這樣悄然地拉開了帷幕。


        一、凌寒獨自開

        新東方對新教師的選拔標準以及培訓過程的嚴格程度是出了名的,即使你有幸被選中,但最終能夠抗得住備課壓力,抵擋得住數月無薪,經受得住領導的"吹毛求疵",堅持做到不拋棄不放棄的人實屬鳳毛麟角。面試官和面試者總會發出同樣的感慨: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同我一起參加面試的60多位新教師,最終只留下三名進入復試,我有幸成為其中的一位。在接到初試通過的消息后,我來不及興奮,就被告知一周后要接受主管面試,之后還需接受校長面試,名副其實的過五關斬六將的節奏。面試官羅老師很快給我們布置備課任務,我分配的任務是四級基礎寫作。

        五月份的校園,處處充滿著畢業離別的憂愁氣息。隔壁屋子每天把酒言歡,好不熱鬧。相比之下,我們宿舍則安靜許多。找工作的兄弟們白天異常忙碌,只有我一個人守著空蕩蕩的屋子,為決定我下半輩子的事業而筆耕不輟。2005年于我們來說,互聯網在校園剛剛起步,宿舍里能夠買得起電腦上得起網的絕對是土豪,很多人喜歡和他們做朋友。我們宿舍和絕大多數宿舍一樣,是純種屌絲。所以,我不得不用自己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錢在網吧里搜集備課所用的各種有用資料,然后再到學校復印室花"巨資"打印并裝訂成厚厚的一本教案。待到試講的時候,交上一本厚厚的講義,內心略感欣慰。但是,這點快感很快就被羅老師批得體無完膚。我一邊面紅耳赤地低頭接受批評,一邊內心不停地吶喊:講課好難??!

        隨著暑假的漸漸來臨,羅老師由于分擔過多的教課任務,對我批課頻率也漸漸降低下來。用他的話: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最后他送我四個字:換位思考!瞬間讓迷茫的我醍醐灌頂,而這四個字使我受益終身。

        學校兩周后統一組織新教師參加校長面試。我把兩個小時的試講內容寫成長達二十四頁的逐字稿,以至于給我面試的波波校長疑惑地問我這是不是上課用的講義。我鎮定地對他說,這只是我今天的試講內容。后來校長給新教師講話或開會每每提及此事,總會說:"當年小棟老師來新東方面試,拿著厚厚的逐字稿講義。我當時就對自己說這個老師即使能力再差,也一定要留下!"后來,我與同事談及此事,又會開玩笑補上一句:其實我的能力也不差。

        新東方有個傳統一直沿用至今,就是每年暑假和寒假開課前,為使教師更好的勝任假期教學任務,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會為各個分校新進的教師進行教學培訓。我對這種機會無比向往,因為我知道和高手過招,你可能會被虐得很慘,但你的教學能力卻會成裂變式提高。只可惜,作為菜鳥中的紙飛機的我,又怎能有機會觸碰這金字塔上的點滴榮耀,唯有一個人在空蕩無人的教室里繼續錘煉自己的課程。我把教室想象成學員滿座,自己在學員追星般的尖叫聲和掌聲中無限榮耀地登臺授課,滔滔不絕,氣壯山河。而講臺下學生們的敬仰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講到動情之處,我甚至對著空空的前排座位進行互動:"同學你認為這樣寫對不對?"

        未能參加新教師培訓并沒有讓我氣餒,我反而鼓勵自己:雖然你未能參加培訓,但是你一定要比參加培訓的老師講課更好,下一次一定有機會!


        二、待我泛紅光

        七月,為期兩個月的瘋狂暑假班開始了,除我之外,每位教師從教務部走出來的時候,手里都會拿著一堆課表(當時教務系統還不先進,完全無法實現網上下載課表),臉上帶著無比喜悅的笑容。而我兩手空空,沒有屬于自己的一節課。同我一起參加面試并被最終錄用的兩位新教師,一位成為口語授課老師,一位進入中學成為閱讀老師。我所試講的課程因為牛人太多,菜鳥想出頭就難上加難。但是,我的心態調整得很好。我對自己說:之所以不給你排課,說明你的教學能力還沒有得到領導認可。你還是好好備課吧!于是,我跟校長申請旁聽老教師授課,開始了漫長的"程門立雪、偷師學藝"階段。

        我在辛勞和淡定中送走了七月和八月,在希望中迎來了九月。研究生開學之際,讓我興奮的是家人為我買了一臺七喜臺式電腦作為入學獎勵,這使我備課如虎添翼。此后山東大學校園的每個清晨,都有我備課的身影。我把MP3當作手持麥克,忘我說課,盡情之時唾沫橫飛,兩米之內沒有活的生物,更渾然無視別人從我身邊經過時投來無比異樣和同情的目光。MP3記錄了我演說的每句話每個段子,以供我回到宿舍仔細糾音糾字。為了練好普通話,我會每晚七點準時坐在電腦前,跟隨新聞播音員進行模仿跟讀訓練。我也努力做到新東方對新教師最為殘酷的逐字稿要求,即把自己的授課內容,從第一堂課開始到最后一堂課結束的所有語言,全部寫下來。除此之外,我把網絡上能夠搜索到的有用資料全部下載,然后"一心只讀圣賢書,兩耳不聞窗外事。"這個過程像極了令狐沖在思過崖面對快刀田伯光,只想在最短時間里領悟各種武林絕學為自己殺出一條血路。由于擔心講不好課,自己熬夜至凌晨兩三點是家常便飯。偶爾的小睡也經常因夢到學生無緣無故起身離開教室而驚醒,像極了被田伯光的快刀"duang,duang"連砍幾刀,于是乎爬起來再加倍學習。終于有一天,極大的壓力讓自己不堪重負,得了急性腸胃炎而倒下。舍友說,"別這樣拼了,再拼……"。我連忙擺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三、小荷才露尖尖角

        時間很快來到十月份,因為熱愛教學和新東方,所以自己備課的激情始終沒有消退過。舍友們在玩CS,我卻在電腦前癡迷于網課,手指在鍵盤上噼里啪啦地飛舞著,十個手指猶如靈動的舞者,上下翩然起舞,留在文檔中的文字如同是歷經夏種之后轉為秋收時的果實,滿滿的都是幸福和喜悅。

        一天中午,我依然在電腦前備課。電話那頭傳來羅老師的聲音:"小棟,我們現在有個事情需要你救火。專升本寫作老師遭學生投訴,需要換老師。我給你一個周的備課時間,你行嗎?"我瞬間有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喜的是我終于有機會可以站在新東方的講臺上;憂的是只有一個周的備課時間,面對二百名學生講自己之前毫無準備的課程,自己能夠經受得住考驗嗎?我只記得我對電話那頭的羅老師斬釘截鐵地說了這樣幾句話:"沒問題!羅老師您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不辜負您的期望!"

        隨后的七天,我借來了山大圖書館能夠為我所用的所有英語寫作書籍,從四六級、考研、托福、雅思、SAT、GRE到GMAT。但這些書籍仍無法滿足我的求知欲望,隨后我又如饑似渴地跑到濟南最大的書店泉城路新華書店,于眾多寫作書中篩選出七八本,買回來供自己細細咀嚼。坦白說,單純看書十分容易。最難的則是需要你在看書的同時,把專升本每篇作文親自寫一遍,然后整理出七次課程講義。為此,我把去餐廳吃飯的時間也節省下來,飯菜都是舍友幫我捎回來的。時間久了,他們去吃飯的時候也不問我,回來的時候給我捎兩個肉燒餅--這是最省事的飯了,我可以邊吃燒餅邊聽課。

        就這樣一周之后,我懷著無比激動和忐忑的心情登上了我夢寐以求的新東方講臺。為了擺脫自己稚嫩的菜鳥形象,我讓自己的脫稿授課達到行云流水的程度,學生誤認為我是一個授課多年且學富五車的老教師。課下多位學生上臺問完問題之后,總會弱弱地再問一句:老師你多大了,教課多少年了?我無比驕傲地甩給他們五個字:我不告訴你!

        2005年的新東方,多媒體教學沒有普及。經濟本來就拮據的我,不敢奢望多媒體授課,只能用粉筆板書,而我教授的又是板書最多的寫作課程。所以,自己上課的節奏基本上就是從黑板的左邊寫到右邊,從上面寫到下面。待學生抄完之后立即擦去,再進行下一個內容講解。一堂課下來,濕身是在所難免的,這讓我真正體會到揮汗如雨的感覺。學生看到我最多的一個動作就是伴隨著片片粉塵落下,揮舞著手中的板擦上下紛飛。像極了令狐沖于桃花落繽之際,獨舞獨孤九劍。但是,講課言歡,我喜歡!

        臨近結課的時候,我同學生們分享了我從一名??粕ι静⒆罱K考研成功的真實故事。我想告訴他們:命運給你一個比別人低的起點,是想告訴你,用你的一生去奮斗出一個絕地反擊的故事。再差的學校也有好學生,再好的學校也有差學生。你能做的就是做到這個學校里面最好的學生。最后的課程在我的木吉他彈唱中戛然而止。那些年課堂中的人與物、是與非,我早已記不清。但是,現在寫到這里,我的全身卻有種力量在升騰,像過電似的,眼角也濕潤起來,伴隨過電的感覺愈演愈烈。那年最后班級兩百個人打分,4.98分,四位教師中排名第一。一次走廊中與校長不期而遇,校長微笑地說:"小棟,教得不錯噢!"聞聽此言,我會心一笑。后來,我的課表出現"爆表",我則成了新教師羨慕與談論的對象。


        后記

        有人問我:你教了十年學,從2005年到現在,每天在重復同樣的內容,你不厭倦嗎?我總會笑著說:"怎么會呢?"對方接著說:"我教了三年就講不動課了,而且每天重復一樣的內容,很沒勁!真佩服你!"

        其實,沒有佩服和不佩服。備課如同孕育孩子,不僅需要歲月的積累和沉淀,更需要不斷補充營養,使其不斷完善,否則就會"胎死腹中"。講課則如同戀愛,需要付出真愛。如果只是逢場作戲,沒有真心對待,任何事情都會很快失去新鮮感。在這個世界上如果你能夠找到一件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又能夠讓你體面地活著進而讓你獲得比較體面的生活,那么就請把你所有精力全部放在這件事情上,剩下的交給時間就可以。誰能越早地找到這樣一件事,誰就能越早地找到自己前進的動力和幸福的源泉。而教學于我,就是這樣一件事。在新東方教學的十年,是我青春最美好的十年。我始終用好學精進的治學態度和志高行遠的做事原則來鞭策自己,不敢有絲毫懈怠。我熱愛教學,它早已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愿意為之廢寢忘食,樂此不疲。寫到此刻,已是午夜,望著面前2013-2015年連續三年集團優秀教師的獎杯,我頓時又平添無限前進的動力。

        有些花兒正在凋謝,有些花兒正在開放!教育這朵花于我而言只是恰好含苞待放。待到山花爛漫時,我在叢中笑!

        亚洲嫩模